读书笔记:《西方设计》绪论——设计理论与设计批评

s8896124

《西方设计》全名叫《西方设计:一部为生活制作艺术的历史》,是一本讲述从古典时代到现当代设计史的书籍。本篇笔记简要记录了书籍「绪论」篇章中的前两部分:设计理论和设计批评。


「设计」第一次在现代汉语中的普遍使用,应该始于20世纪80年代之后,且是英语 “design” 在现代汉语中对应的译语。我们可以将设计看作是人类生物性与社会性最重要的生存行为,其渊源可上溯至二百多万年前。自20世纪上半叶来,设计逐渐从它的母学科艺术和建筑那里独立出来,今天我们所说的设计学科已经完成与其母学科的分离,且接近成熟,而此正是基于设计专业中「设计理论」、「设计批评」和「设计史」三大学科分支的形成。

从艺术理论到设计理论
  • 公元前    早在古典主义时代,就有了对「比例」的关注。早期关涉比例问题的著述,都可视为跟设计相关的理论。
  • 公元前80 — 公元15年后    古罗马建筑师维特鲁威的《建筑十书》,是一部有关建筑、绘画和雕塑的专著,又被视为西方自古代完整流传至今的唯一一部设计专著。
  • 1563年    文艺复兴时期,瓦萨里提出 ”disegno“ ,其目的是要提高艺术家的地位。瓦萨里带着一批艺术家脱离原属行会,成立了西方第一家「艺术学院」。
  • 1753年    威廉·贺加斯出版《美的分析》,讨论了「得体、统一、对称、线条、明暗、色彩、人体姿态动作」等等方面,被看作是西方最早的设计理论专著。
  • 19世纪    现代意义上的设计理论著述,都是从19世纪开始出现的,且一般归入两种类型:设计教育理论,和批判工业革命的设计理论,具体人物及相关著作不展开说明。虽然此时已出现了现代意义上的设计理论著述,但并未对设计在新的机器时代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有清晰的认识。
  • 1923年    法国建筑师勒·柯布西耶的《走向建筑》,被认为是自《建筑十书》以来,对建筑世界影响最大的著作。1925年,勒·柯布西耶的论文集《今天的装饰艺术》,高度赞扬规模生产的意义和标准化产品。「当今是一个生产的世界,工业的世界。我们正在寻求标准,我们绝不关注个人的、专横的、荒唐的、偏执的;我们的兴趣是规范,我们正在创造类型的物体(type-objects)。」
  • 1919-1933年    瓦尔特·格罗皮乌斯成为包豪斯学校的校长,该校迅速成为国际现代运动的中心。
  • 1953年    德国乌尔姆设计学院成立,继承了二战中受摧毁的包豪斯设计教育体系。虽然乌尔姆设计学院所倡导的功能主义设计理论在1960年代收到波普设计的挑战,之后又面临现代主义设计的冲击,但其影响至今仍在世界范围内,尤其是在日本设计界随处可见。
  • 20世纪50年代    二战期间所发展起来的人体工程学学科化确立。
  • 20世纪60年代    英国的布鲁斯·阿彻发表《设计师系统方法》,将系统方法引进了设计领域。阿彻理性地将设计分为三个阶段:分析阶段、创造阶段、和执行阶段。这种对设计过程的理性分析,标志着传统上专属于「艺术」的设计行为,与理性地科学发生了理论上的联系。
  • 20世纪90年代后    设计理论并没有就设计过程或设计美学提出某种单一的观点,因为在这方面的研究是多元发展的,而唯一共同的目标,则是将设计尽可能放在最为广阔的社会背景中去研究。
设计批评的历史与现代形态

设计批评大致经历过「得体原则」、「功能主义」和「形式主义」三种类型的批判性批评模式。

得体原则是西方文艺批评中最古老的概念之一。《建筑十书》对建筑学六个概念作了规定:建筑基于「秩序」、「布置」、「协调」、「比例」、「得体」和「经营」。维特鲁威援用了古典拉丁语中成熟的批评范畴,来表述对建筑的审美评价。而「得体」则是这个评价体系中的关键概念。

也是在《建筑十书》中,维特鲁威说:“建筑还应当造成能够保持坚固、适用、美观的原则。”在某种程度上,这种观点也可视作西方设计批评中功能主义的理论源头。

20世纪初,奥地利建筑师和建筑理论家阿道夫·卢斯发表《装饰与罪恶》,被概括为一句口号:装饰就是罪恶。卢斯激进的争辩,使他成为功能主义美学早期倡导者。卢斯认定人类进步是一个逐步脱离装饰的过程。卢斯的功能主义观点,对后来的工业设计影响甚广。尤其是在一战之后的包豪斯,功能主义几乎被滥用,而成为建筑中「国际风格」和「现代风格」的代名词。

就形式主义批评而言,「设计」(disegno)这一概念本身就是由瓦萨里作为艺术批评概念而提出的。他将 ”designo“ 视作艺术批评中的三个核心概念之一。另两个是 ”ordine“(样式)和 ”maniera“(手法)。”ordine“ 来源于维特鲁威《建筑十书》中的「柱式」(order)。而 ”maniera“ 概念相当于现代英语中的 ” style“(风格)。瓦萨里开创性地使用 ”maniera“ 作艺术分期,这种做法被一直沿用了下来。

自19世纪之后,「设计」一词已完成了个人视觉经验和情感经验的积淀,进而成为一个纯形式主义的艺术批评术语而广为传播。20世纪初的形式主义艺术批评家,毫无例外的成为现代设计批评的先声。

瑞士艺术史学家海因里希·沃尔夫林对作品的形式分析,成为20世纪设计批评的主要理论依据。沃尔夫林称,风格的变化是能够把握的。从文艺复兴到巴洛克风格的转换,体现在如下五对原则或反题概念:线性与块面的、平面形式与深度形式的、封闭形式与开放形式的、多重性与整体性、清晰的与相对不清晰的。这五对反题概念适用于视觉艺术的所有媒介,每对概念又是两种视觉观察方式的两种历史。

但实际上,现代意义的设计批评始于19世纪。

19世纪批评家认识到,随着生产发展和新消费层的出现,古典主义标准失落了。他们力图寻找设计和现代社会的某种和谐关系。而19世纪对工业革命的反响,则成为设计批评理论响亮的开篇。

20世纪上半叶,现代主义成为设计批评中的主流。现代主义设计批评理论,将设计的道德责任放在重要位置。它强调装饰不可掩盖设计品的本来性质;认为艺术不该存在等级之分,宣扬充分利用技术,意味着设计品的批量生产,可望达到每个人都有权享用的程度;认为设计可以改变人的意识,通过设计对环境条件的改善,设计师可以影响设计品的观者和享用者。

二战后出现的波普设计激起了所谓的「新通俗主义」的出现。它反对传统的所谓高雅文化与通俗文化的等级区别;蔑视将建筑理论诗为室内设计和家具设计专业唯一理论基础的观点;关注于风格的社会意义和产品外观,不讨论设计过程。

法国后现代主义最著名理论家让·鲍德里亚指出,在这个新技术不断制造信息和图像的时代,我们处于「信息交流的迷醉」中。只关心事物表面而非实质。所谓现代设计中的「风格化」、「按计划过时」、企业识别(CI)设计以及广告代理等等,都是这种迷醉现象的成因与结果。

符号学设计批评在70年代就已十分盛行。罗兰·巴特认为,设计的对象及其形象不仅仅代表设计品的基本功能,还载有「隐喻」的意义,它们带有广泛的联想,起着符号的作用。

20世纪70年代,「商品美学」成为设计界热门话题。商品美学分析了商品的双重价值——需求价值和交换价值,指出设计应借助双重价值,唤起人们的购买欲望。旧思维模式中,需要是第一位的,产品和广告是反映,是第二层建筑。然而从新的思维模式来看,结论恰恰相反,是产品和广告塑造了、规范了、刺激以至于生产了消费者的需要。设计具有极为有利的能动构造作用,直接影响着人们的消费。

20世纪80年代,欧洲出现了一种设计批评潮流,叫「先驱设计」或「软设计」。由于建筑和设计依然把二度空间草图作为完成手段,这样的产品或环境的「客观性」似乎牺牲了主观性,包括感官上的光、热、声音等,无法简单的指出其性能。「先驱设计」旨在探寻高技术的潜能,形成灵活的、适度的感觉空间。

这一课题得到英国学者彼得·约克的发展。他观察到从英国设计那得到的不是最终产品,而是英国的历史及其形象,这是其他国家无法生产的东西。「软设计」理论发展到90年代深受批评家关注。他们认为,设计的发展同科学是一致的,设计领域不再以「物体」和「产品」为核心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过程,是依靠设计(可能是产品,可能是服务,可能是环境,甚至是气氛)的使用者的响应而发生的一种过程。为达到这一目的,必须抛弃传统美学观点,使设计成为一个社会服务过程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既是观众又是演员。

「绿色设计」作为一个广泛设计概念,始于20世纪80年代,但有关思想运动和批评理论早在50-60年代就已出现。它企望通过设计师的努力,调整生产与消费,建立人与环境友好的关系。

从诸多理论中我们可以看出,与当代设计的多元化相呼应,设计批评理论的发展也趋于多元化。然而,各种各样的理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那就是迅速吸收社会科学以及自然科学的新成就。传统科学的根本原则,即秩序、简单、稳定,已被新的科学世界观所抛弃,取而代之的是新的准则,即混乱、复杂、变化。设计批评的发展刚好吻合了这一规律。

Advertisements